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发行    中国法学会主管   

中国法学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研究会   中国反腐倡廉发展史编纂委员会主办      书号:lSBN978―7―5035―6130   备案号:京ICP备18972412号 

累计访问量:

拆的积极,赔?就免了吧

浏览量

哈市香坊区幸福镇做事风格真独特

 

哈尔滨市香坊区幸福镇民主村的季红旗和记者反映,该镇无理强拆自己的工厂厂房,香坊区行政复议撤销了该镇下发的拆迁通知,轮到幸福镇赔偿时,幸福镇镇长张立君却表示,厂房是季红旗自己拆的。

 

季红旗是幸福镇民主村招商引资来的,2015年,民主村和季红旗签订协议,允许季红旗在村废弃的小学校操场上建设工厂。2017年村委会决议,季红旗所建设的工厂厂房,如果在五年内有城市规划动迁的话,则厂房所有权归季红旗,如果没有动迁,五年后所有权归村里,季红旗拥有使用权20年,季红旗自己兴建了1700米厂房,生产建材,并和另外几家建筑公司签订了产品供销合同。2019年,香坊区幸福镇给季红旗下达拆迁通知,要求季红旗在指定时间内搬迁,否则强拆。通知下达后,香坊区执法局天天派人监督季红旗的搬迁进度,终于在一周后将工厂夷为平地。奇怪的是,此次强拆,只拆了季红旗一家,其他全村全镇所有的所谓“违建”,却一个都没动。

 

季红旗出示了他和村里的协议。律师包玉洁表示,季红旗和村里的协议是有效的。村里的废弃小学校是村民自治组织的集体财产,镇里无权支配村集体经济,村里招商引资发展村自治经济是合理合法的,应该保障招商引资来的客户。镇里在哈尔滨市没有明确规划是否动迁的前提下,出台拆迁通知是没有法律依据的。因此,季红旗将此事行政复议到香坊区政府。2019年底,哈尔滨市香坊区政府行政复议撤销了幸福镇的拆迁通知。随后哈尔滨的疫情来临,季红旗在疫情期间的行政赔偿申请就一直拖着。2020510日,律师包玉洁和香坊区幸福镇镇长张立君取得联系。张镇长告诉律师,镇政府不会收他们提请行政赔偿的件函,无论用何种方式。张镇长还说,厂房是季红旗自己拆的,和镇里无关,所以,赔?就免了吧!

 

季红旗非常气愤,他拿着与其他公司合作的合同告诉记者,因为工厂被拆,他已经无法完成约定的建材生产,给对方造成很大损失,人家已经准备起诉他要求赔偿,停工停产同时给他自己也造成经济上的巨大损失,这一切都是幸福镇随意执法造成的,幸福镇就该为自己的随意埋单。他说,我自己闲的没事还是精神病,随便拆自己花几百万建成的厂房?镇长如此说,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?他怎么不随便拆自己家的房子呢?季红旗坚信,党和政府是公平的,一定会给自己一个信得过的说法,如果招商引资来的客户权益基本权益都不保护,谁还敢来投资?区域经济又谈何发展?(某媒体记者王彦丰 刘金荣)